大公網

生活頻道 > 旅行 > 出境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瑞士瓦萊州南達鎮 長號低吟阿爾卑斯(圖)

此時此刻,在阿爾卑斯山中部的蒼涼天地中,人與萬物不再有隔閡,大地的記憶開始複蘇,號角質樸而自然的樂音,正是讓天地萬物交融的美妙催化劑。在阿爾卑斯山區,長號質樸的樂音卻是讓天地萬物交融的美妙催化劑 

CULTURE 文化之旅

  此時此刻,在阿爾卑斯山中部的蒼涼天地中,人與萬物不再有隔閡,大地的記憶開始複蘇,號角質樸而自然的樂音,正是讓天地萬物交融的美妙催化劑。

  那個早晨的山穀朦朦朧朧,頭頂上的天空正一點一點由灰變藍,那些綿延的阿爾卑斯群山被雲團和霧靄從上到下地糾纏,像幽會一夜的情人,在天亮前更加難分難舍。在瑞士瓦萊州南達鎮附近的山穀步道上,我被一陣悠遠粗獷、低沉有力的聲音拖住向前走,恍恍惚惚,像被彩衣魔笛手帶走的孩子。

  大個子Luca正對着一個尾端像牛角一樣彎起來的長管子使勁地吹着,奏出十分獨特的曲調。這樂聲偶爾中斷,再重複,似乎並不嫻熟。可當我走得近些,那聲音開始變得宏大起來,好像整個山穀都與這根長得誇張的大木管共鳴起來。此時此刻,在阿爾卑斯山中部的蒼涼天地中,人與萬物不再有隔閡,大地的記憶開始複蘇,這質樸而自然的樂音,正是讓天地萬物交融的美妙催化劑。Luca的樂器就是阿爾卑斯長號(Alphorn),一種在阿爾卑斯山地區流傳數百年的古老樂器。

CULTURE 文化之旅

   牧人之友 

  Luca向我展示的長號足足有4米長,用木頭制成,由於木管太長,演奏的時候只能一頭握在手上,一頭放在地上,因此在與地面接觸的部位裝有一個小小的木頭支撐,並在號角底部共鳴最強烈的部分還用木圈加固過,此外還有一個核桃木做的吹嘴。整個樂器看起來簡單如一根巨大的拐杖。

  Luca說他正在為幾日後在南達鎮上舉行的傳統號角比賽做着準備,他覺得自己還不夠熟練,除了加緊練習一下之外,他倒也覺得這沒什麼關係,畢竟能參與其中就是對這古老樂器最好的致敬。曆經數百年,阿爾卑斯長號一度走過歲月沉浮,幾度消失,着實不易。

  其實,這種體積巨大的吹奏樂器在我的經驗中絕非獨一無二,在這個星球之上,不同地域的人們為了達到某種特定的功用,總有着十分相似的創造。據考證,在2000年前,阿爾卑斯長號就出現了,而其有文字記載的曆史也足足有500多年。樂器是人類早在原始時期就已擁有的文明財富之一,工具和樂器均可看作是人類器官的延伸,人們就地取材,簡單加工之後用來表達某種情緒或信號。

  而阿爾卑斯長號也是如此,山區牧人會將一個草管夾在拇指之間去吹,發出聲音,之後人們用樺樹或常春藤的葉子放在嘴唇上,通過嘴唇的動作吹出不同的音調。不知何時,有個牧人想出一個主意,將一整棵小鬆樹挖空當做號角來吹,這就是阿爾卑斯長號的雛形。

  • 責任編輯:小沐沐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