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生活頻道 > 旅行 > 國內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透過光陰的倒影 貴州鎮遠古鎮

  在鎮遠,我們上演了一幕穿越劇。這出戲,不長不短,不拖遝不倉促,悠慢地,鏡頭一個一個拉開,沒有對白。  

透過光陰的倒影 貴州鎮遠古鎮

  鎮遠很遠,從長沙到黔東南,躺在火車臥鋪上搖了十幾個小時,把整個黑夜搖過去了才到。揉搓着迷糊惺忪的眼下了車,小站台上蘆笙曲已經在晨曦裏清爽爽地吹響,腦子裏被搖了一夜的混沌也倏地明朗了。我帶着尋覓苗家阿哥阿姐的期盼奔過去,卻不料更大的驚喜正等在那裏——一群滿身苗族銀飾,畫着紅嘟嘟嘴唇和腮紅的孩子在站台上跳着蘆笙舞——女孩們旋着舞步吹着蘆笙,男孩們則每人手上舉着兩張小板凳,噼裏啪啦擊得震天響。大概是不習慣嘴上猩紅的唇膏,孩子們毫無例外的,全都嘟着小嘴,腮幫子鼓鼓的,一邊很認真地跳着舞,一邊黝黑黝黑的小眼珠子卻滴溜溜直朝着我們打量,讓人忍俊不禁。這該算是此次鎮遠之行的第一道風景。  

透過光陰的倒影 貴州鎮遠古鎮

  穿過熱熱鬧鬧的蘆笙板凳"儀仗隊",我們的大巴往鎮遠進發了。一位苗族姑娘就在我身邊,一身服飾極漂亮。色彩豔麗的苗繡褂子,滾了黑色金絲繡邊的百褶裙,隨意綰的髻子上斜斜地插着一把小巧的銀梳子,脖頸上是一個鏨着龍鳳的銀項圈,兩只腕子上還各有一個掐絲的銀鐲子。雖說仍是繁複華麗的苗服,但對比站台上盛裝的阿妹,這個姑娘顯得明麗不少,黑黑的臉膛露出一絲微紅的羞赧,聲音倒像撒豆粒一般脆生生的。

  鎮遠古鎮掠影  

\

  乍一見鎮遠古城,粉牆黛瓦的樓一溜排開,故鄉古韻,兩千年的夢終於揭開。這時我忽然被被窄巷子盡頭的河水鎮住了。我丟開人群,飛跑着穿過小巷,仿佛穿越了時空一般,一條靜謐的小河直陳在面前,以最清潔、最澄澈、最深邃的碧,輕輕地撞擊了我的眼,入了我的心。細想來,這一撞擊其實完全不輕盈,它幾乎勾起了我對一條河全部的念想,就像一個男子對心儀女孩的全部念想一樣。一條河就該是這樣的,碧綠、澄澈、靜謐,靈氣十足。如果說,鎮遠有了靈氣,那麼就是它賦予的。它穿城而過,靜靜流淌,仿佛億萬年來一直呈現着一樣的面目,光陰變了,它仍未變。  

\

  從那一刻起,我愛上這個小城了。一條穿城而過的小河竟能碧成這樣,這座小城的人們就夠讓人敬服了,大概,僅僅用民風淳樸都不足以體現吧?河是安靜的,河畔的小城也安靜,河堤上悠閑坐着三三兩兩的居民,河裏不時撲通躍進幾個光屁股的孩子。我倚在欄杆上,看藍的天,綠的水,呆呆的,有夢回兒時的幻覺。

  這條河叫舞陽河,河邊兩個下象棋的老人告訴我,那對岸山崖上還有一個青龍洞。循着老人手指的方向,我看見了依山而建在蒼翠中探出頭的樓閣,這回,是真實的古意。我用目光尋找通往對岸的橋,躍躍欲試了。

  • 責任編輯:小沐沐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