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生活頻道 > 旅行 > 國內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雅魯藏布大峽穀:觸碰原始秘境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一段話,足以讓每個走進雅魯藏布大峽穀的旅行者都動容。層層疊疊的經幡在山風中獵獵作響,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壘峰威嚴之下,斷壁殘垣的大渡卡遺址愈發顯得頹敗和渺小。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一段話,足以讓每個走進雅魯藏布大峽穀的旅行者都動容。「如果他到達時的驚訝是巨大的,並經曆了長期艱難的適應階段,那麼,他所獲得的感受將十分強烈、深入,以至會在他身上創造出一個具有新觀念的世界,這世界將成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將以回憶的形式一直陪伴他到死。」

  當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楊,而藏民們的馬匹卻依舊在這裏自顧自地遊蕩

當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楊,而藏民們的馬匹卻依舊在這裏自顧自地遊蕩

  假如你身體健碩,並首次來到西藏,那麼,咆哮奔流的雅魯藏布江和它所衝擊開辟出來的神秘大峽穀絕對會令你血脈噴張。這裏是令人生畏的原始秘境,也是這個星球上最大最深的峽穀。他保持得如此完美和險峻,讓所有來訪者的探尋必須依靠體能、運氣、虔誠、毅力的高度配合。而對於多數非專業探險人士來說,雅魯藏布大峽穀,我們或許只能輕輕地觸碰,淺嚐即止。

  大峽穀之路,生靈和廢墟的幻境

  進入大峽穀的道路是令人愉悅的,黝黑而靈活的藏豬大大咧咧地擋在越野車前,帶着大大小小的豬仔揚長而去。峽穀口的雅魯藏布江並不聲色俱厲,緩慢的水流和淺灘是秋沙鴨們的伊甸園。雄鴨帶着家眷,頗有紳士氣度。它們巡視着自己的領地,潛入水中獲得食物並繁衍後代。

  雅魯藏布江上空時不時回蕩起黑頸鶴高亢的鳴叫

 雅魯藏布江上空時不時回蕩起黑頸鶴高亢的鳴叫 

  江邊只有少數青稞田還沒有開始拾掇,黑頸鶴卻在這裏找到了機會,藏東南相對溫暖濕潤的氣候和散落在地裏的青稞粒足以讓它們感到欣慰。清冽的空氣中,時不時回蕩起黑頸鶴高亢的鳴叫。「跨鶴高飛意壯哉,雲霄一羽雪皚皚。此行莫恨天涯遠,咫尺理塘歸去來」黑頸鶴是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情詩裏的使者,纖塵不染的翎羽劃過蒼穹時,冰川幽藍的鏡面中竟有它們曼妙的投影。

  層層疊疊的經幡在山風中獵獵作響,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壘峰威嚴之下,斷壁殘垣的大渡卡遺址愈發顯得頹敗和渺小。

    層層疊疊的經幡在山風中獵獵作響,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壘峰威嚴之下,斷壁殘垣的大渡卡遺址愈發顯得頹敗和渺小。

  層層疊疊的經幡在山風中獵獵作響,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壘峰威嚴之下,斷壁殘垣的大渡卡遺址愈發顯得頹敗和渺小。五個世紀前,這裏是當地首領的城堡和莊園,在與波密王的戰爭中,首領敗走,城堡自然也成了炮火下的廢墟,只得殘陽夕照時,那些記憶的碎片才會被顯影出來。

  加拉白壘峰上旗雲如蓋,風中或有當年金戈鐵馬之聲? 大渡卡在藏語中是「放馬處」的意思,當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楊,而藏民們的馬匹卻依舊在這裏自顧自地遊蕩,任由晨間穿透加拉白壘雪線的陽光將它們勾勒成線條豐富的雕塑。

  • 責任編輯:小沐沐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