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生活頻道 > 狂歡 > 主題日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漸行漸遠 記憶中的姑蘇老鋪子

窄街陋巷,布衣油傘,照片早已泛黃,黏連在老木桌的玻璃台面裏。制作烏木泥金扇的金箔,薄如蟬翼   蘇州人玩扇子、做扇子、也懂扇子。一把小小的銼刀,修飾出了完美的紋理   甚至連打磨扇骨這樣的細節,他也是完全按照古法來做。

  窄街陋巷,布衣油傘,照片早已泛黃,黏連在老木桌的玻璃台面裏。吳儂軟語和那些隱入巷子盡頭,或清脆的「叮叮當當」,或慢條斯理的「沙沙」聲,卻依然可以在記憶最深處被打撈起來。那些打銅鋪、扇莊、繡坊依舊是老底子的樣式,靠着祖先傳下來的手藝,做些精雅喜人的物件。泛着幽冷色調的紫銅香薰或許可以置於案頭,焚以沉香,可以清心悅神;鑲嵌銀絲的烏木泥金扇,玉指輕搖,懷袖清風;百姓人家亦少不得刺繡屏風,或大或小,或精或簡,影影綽綽裏,江南的味道就濃了。

  他鄉故鄉,姑蘇老巷子裏的故事

  家門口的香椿樹越來越高了,記事的時候,或許它還只是稍稍越過老牆門的飛簷。穀雨過後的香椿頭可是好東西呢,炒雞蛋,拌豆腐,炒肉絲,或者就是放進小壇子裏醃起來,早上過一碗泡飯,噴香!家的記憶被牢牢鎖定在那些微枝末節上,尤其是姑蘇這種被歲月和曆史打磨得寶光內斂的古城。

 

槳聲船影的姑蘇城,那些堅守着傳統的老鋪子,或就隱匿在古城的街頭巷尾

  典故和演義自然多如牛毛,但更能讓人親近而熨帖心緒的,卻是那些老巷子裏鬆動的青石板;雨後散落一地的海棠;老街裏叮叮當當的打銅鋪;永遠排着長隊的老虎灶;洋鐵皮桶爐子裏烤出來的「蟹殼黃」;弄堂口那個熱氣騰騰的糖粥挑子,還有伢兒們的童謠「篤篤篤,賣糖粥,三斤胡桃四斤殼,吃儂個肉,還儂個殼……」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 責任編輯:小心心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